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历史

霸者何为 第926章 深夜拜访

时间:2020-01-16 19:23:54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霸者何为 第926章 深夜拜访

第926章深夜拜访

还像往常那样营地四处灯火通明,只不过缺乏士兵活动的迹象。不仅安静,而且没有一点动静。回到自己的军帐后,盘坐休息一会,然后林玄仲又离开住处在军营里四处巡视起来。

一些士兵没精打采,一些士兵愤愤不平,还有一些士兵面色哀痛,一切让军营变得沉闷的原因都被林玄仲看在眼中。

而当林玄仲从那些人面前经过时,那些人打起精神向林玄仲行礼示意,但那种勉强的表现只是令林玄仲觉得不适。回应给那些人一个微笑后,林玄仲只希望他们没有那么脆弱。

走到东面的伤兵区域后,那些营帐里传出的痛苦*不断刺激着林玄仲的神经,令林玄仲回想起当初在扬国时一些因为没有药物救治中毒死去的人,愧疚的情绪在心中弥漫。好不容易走到一个帐篷前,林玄仲却有一种不敢进去的感觉,不管怎么想,今天的六万死伤都与其脱不了干系。

带着歉疚的心意,静立片刻,林玄仲还是掀开门帘。营帐中刺鼻的气味迎面而来,冲的林玄仲想捂住口鼻,但最终没有那样做。放眼望去,营帐里的地铺上躺着的都是伤兵,一个个身上裹着纱布,有的还能看到血迹浸出。

此处是重伤人员所属区域,看着那些人痛苦的样子,林玄仲真担心那些人能不能活下去。

“将军,”当注意到进来的人是谁后,十几名伤员纷纷停止*,一个个艰难起身要向林玄仲行个军礼,可实际上没有一人还能起来。

“不要动,”对所有人挥手示意后,等那些人安静下来,林玄仲直接问他们道:“你们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兄弟们都很好,多谢将军关心,”在一些人愁眉苦脸不知如何应对时,一个几乎全身都裹着绷带的人却第一时间笑着回答林玄仲的问题。

“你们以为我的眼神不好?”说的话的人明显伤势最重却硬要逞强,林玄仲无法高兴起来,只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,然后安慰一下众人。

“将军,今天我们让您失望了,”在林玄仲的注视下,刚才说话的那人眼神一暗直接换个说法。

“你们没有让我失望,你们都是英雄,本将要代活下来的所有将士向你们道谢,”眼神诚恳地看了一眼军帐里的所有人后,林玄仲发自内心的对这些伤者敬佩起来。

“将军言重,我等实在承受不起,”在林玄仲如此推崇下,一个个伤兵眼中泛起泪花感动不已。

“你们是人,本将同样是人,况且你们的年龄还都比我大有何承受不起,”摇摇头,林玄仲就像回到在扬国时般,没有一点主将架子。

“将军,”林玄仲回应让那些人心里只剩下感动,一个个怔怔地看着林玄仲,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林玄仲与他们没有任何不同之处,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林玄仲似乎就是一个普通人。

“好了,你们安心养伤吧,我会让大药师尽力医治好你们,”一个帐篷里十几名伤兵,三千人有几百个帐篷,在不想打扰伤兵休息的情况下,林玄仲想尽可能去更多的地方看看,看看战争到底带来的是什么。

“将军慢走,”那些伤兵尽管连抬头都困难,还是坚持目送林玄仲离开。

告别那些人后,来到第二个帐篷里,林玄仲不再说那么多,只是简单关注一下伤员的伤势,然后又对那些伤员说雪吟会医治好他们。等一连去了几个帐篷后,最终林玄仲走向雪吟的住所。

等走到那里时,时间已经很晚,在想着里面的人是否休息时,帐篷门口的两道身影引起林玄仲的注意。越过那些守卫离近一点,林玄仲惊讶地发现那两道身影竟然是阮茗与韩璇。

不知两女为何要在门口站着,内心疑惑的林玄仲加快脚步,转眼走到两女近前。

“将军,”与此同时,大帐门口的两女同样注意到林玄仲的到来。

“你们为何要在外面站着?”两女有些锐利的目光让林玄仲不能直视,随口问了一声后,林玄仲又向前两步准备到营帐里看看。

“将军不可,”结果刚走到两女身旁便被韩璇拦住。

“为什么不可?”回过头,林玄仲有些好奇的看向说话的韩璇。

“大药师正在沐浴,将军想进去看看吗?”韩璇直直的盯着林玄仲,想看看林玄仲怎么说。

“原来如此,”摇摇头,林玄仲略显尴尬地退后两步,然后不断在心里想着为什么雪吟现在才洗漱。

“将军来找大药师有事?”见林玄仲退回原地,韩璇面色一缓。

“是,”深夜来此的确有事,林玄仲倒不需要隐瞒什么。

“那将军知道大药师为什么现在才洗漱吗?”见林玄仲点头,韩璇又往下问。

“我怎么知道?”韩璇的问题让人无奈,林玄仲连猜都不想猜。

“大药师说此时沐浴是卜算前的一个仪式,”林玄仲的话刚说完,阮茗的声音便从侧面传来,音色轻柔引得林玄仲直接转身。

“大药师今晚要卜算?”其实林玄仲早就想来看望阮茗,只不过今晚的确是军务繁忙。现在看着阮茗,只觉得移不开目光。

“大药师说她没有能力帮整个军队卜算,今晚只帮将军卜算,”在林玄仲注视下阮茗有些紧张,所以赶紧往下说。

“帮我一人卜算有什么用?即便战后我还活着,那也不代表蓝军打赢了饶军,”有些惊讶的反问一句,林玄仲突然想终止这场比试。

“大药师说将军的生死关系着战争的胜负,所以只要为将军卜算即可!”在林玄仲的深情注视下,阮茗越发觉得不好意思,慢慢撇开目光不与林玄仲对视。

“什么意思?”尽管阮茗说的似乎有些道理,但林玄仲还是没有完全明白。

“难道将军还不明白,大药师只关心你一个人的生死,”当林玄仲还想看阮茗说话时,一道突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打搅了林玄仲的心情。考虑到韩璇的说法过于敏感,林玄仲赶紧转过身想问个清楚。

“不是韩姐姐说的那样,大药师的意思是将军的生死早已与将士联系到一起,难道将军忘了以前曾说过的一句话?”见韩璇故意取笑林玄仲,阮茗赶紧出面提醒。

“我说过的什么话?”阮茗的提醒直接让林玄仲从尴尬变成疑惑,一时间,林玄仲还真想不到以前说过什么话与现在他们讨论的事情有关。

“将军还真是健忘,下次将军再认识一个美女,不会把阮茗也忘掉吧?”林玄仲的一脸茫然逗笑了韩璇,还令韩璇更想取笑林玄仲。

“韩姐姐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和将军开玩笑?”不知道韩璇哪来的兴致越说越是没谱,眼中闪过一抹担心后,阮茗随即看向林玄仲,“难道将军不记得曾经说过要和众将士同生共死?”

“原来如此,”阮茗把话说的如此直白,直让林玄仲觉得一切情况都已明了。原来这才是雪吟要单单给其卜算的真实原因,想想若是自己没有上阵杀敌却被敌军杀死,那的确意味着他们输了,林玄仲完全明白了雪吟打算。

“大药师还要多长时间,我还有些事情找他?”点点头,林玄仲又说起正事。

“将军,还是耐心等吧,到时大药师会自己出来的,”摇摇头,这次阮茗是没法再帮林玄仲了。

“将军请进,”正说话间,帐篷里传来雪吟的声音,惊得三人几乎同时转身。

“你们先请,”下一时间,为防止有什么突发情况,林玄仲故意让两女先行。

正事要紧,韩璇没心情再开玩笑,当即率先走进营帐。

跟在两女后面进入营帐后,一种可以静人心神的清香扑面而来,无端的消除一些躁动情绪。等目光停在雪吟身上后,那如同出水芙蓉般清丽脱俗的身影令林玄仲移不开目光。若雪吟只是单纯的气质出众,林玄仲顶多只会惊讶一番,但偏偏雪吟身上还有一种出凡脱尘、惊为天人的气息,让人觉得是天女下凡忍不住要多看几眼。

直到一旁的阮茗拉扯衣袖,林玄仲才从那种惊讶中回过神来,然后慢慢想起自己有事而来。

“雪吟姐姐这副姿色,就连同为女子的我看后都觉喜欢,怪不得我们将军一进来眼睛就看直了,”结果在林玄仲刚要说正事时,韩璇却抢在前面,一句话引得良辰与美景两个女童笑个不停。结果因为阮茗还站在旁边,林玄仲顿时尴尬的无地自容。

“韩璇妹妹不必说笑,方才我听将军说有事过来找我,不知是何事?”淡淡一笑,雪吟的笑容从骨子里透露出一种清冷而又高贵气质。

杭州市下城区中医院预约挂号
长春牛皮癣治疗多少钱
nk细胞免疫疗法骗局
清远哪家医院癫痫病好
肇庆妇科医院哪好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苏ICP备17012668号-3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