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军事

流年少年木匠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15:53:43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一直,走着两个人,在大雪之中,在乡村坚硬的冰冻的路上。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少年。两个人的肩膀上,都各自扛着一个沉重的木头箱子。比较而言,少年还未长成,他肩膀上的箱子更沉重一些。  中年男人是这方圆百里的木匠。少年被乡亲认为是他的长子。在这个越来越堕落因此也越来越荒凉的人间,只有中年男人和他妻子知道不是,虽然不是长子,至少是养子和徒弟,也够中年男人欢喜的。中年男人老实,不想很多,只想:神,把孩子赐给他,一定有神的理由。神知道他是木匠,还把孩子赐给他,也许神乐意他把孩子培育成木匠。不然,神就把孩子赐给渔夫、石匠、律法师或者其他什么人了。  孩子已经是木匠了,不过,还不够。  孩子十二岁以后,男人就开始教给孩子木匠的手艺,到现在,就快两年了。仅用两年时间,孩子长成一个标准的少年,同时也被男人训练成了一个合格的木匠。  现在,中年男人和少年,这两个木匠,不分春夏秋冬,已经走遍了这一带的乡镇。他们在有需要的人家里做木匠活,吃住都在那有需要的人家里,无论那有需要的人家是财主,还是穷人,是有权势的人,还是普通老百姓。凡天底下的木匠会做的家具:柜子,箱子,桌子,椅子,床,等等,他们都会做,而且都做得是这一带方圆百里。他们这样一家一家地做工,等到逢年过节了,就回一次家,把挣得的钱如数交给家里的人。家里还有一个中年女人和四个比少年小的孩子,两个男孩儿两个女孩儿。当然,少年管那中年女人叫阿妈,管那四个更小的孩子叫弟弟妹妹,管这个随时随地和他在一起的中年男人叫阿爸,虽然在十二岁那年,他已经知道他不是他的父亲了。  两个人常年在一起,即使不是父子关系,是养父子和师徒关系,十多年的情义,点点滴滴,分分秒秒,他们之间的爱,也足可以把任何一座大海填平把任何一座高山移动了。  在这样一种爱中,少年早满过十三岁,即将十四岁了。  这一年冬天的雪,似乎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一些,大一些,来势也更加凶猛一些。  事情发生得很快,就在冬天的一场大雪中。  两个人当时赶路赶得急,正走在路上,都被同样一场大雪埋住了。  常年在外做工,被太阳晒,被雨淋,被风吹,被雪埋,是常事。但是,在这一场冬天的大雪中,他们没有找躲避的地方,一直在路上走着,一直,因为下一家需要做木匠活的是一个以刻薄的财主。中年男人和少年在大雪中走着,上面,外面,雪冷冷地埋着,下面,里面,又被汗水热热地烧着,所以,在到达下一家需要做木匠活的财主家里,中年男人,突然,就病了。  中年男人一病倒,在当天夜里,天快亮的时候,竟然,死了。  坐在中年男人的尸体跟前,少年一边哭泣一边才想起:这一天,恰巧是他十四岁的生日。因为,以往,每年他的生日,母亲都会给他煮一个鸡蛋,悄悄塞进他的手里。细数下来,两岁以前除开之外,他应该已经吃了母亲十个鸡蛋了。他们是穷人家庭,一年到头,孩子就盼着自己过生日那一天,能够吃上一个鸡蛋。自从跟随养父外出做木匠活后,头一年,在他生日的这一天,养父,这个看起来十分笨拙的木匠,不知怎么也像变戏法似的给他拿出了一个熟鸡蛋来。他本以为:他离开家,他离开母亲,就再也吃不上鸡蛋了。结果,当养父把鸡蛋送到他的手里,一下,没有忍住,他的泪水就出来了。他张开双手,抱住养父,轻轻地喊了一声阿爸。  哎。养父应着他的喊,满脸堆着可掬的笑容,看着他一口一口,把一个鸡蛋全部吃完。  现在,养父,突然,死了。  少年坐在养父的尸体跟前哭泣。在少年这样哭泣的时候,从养父的怀里竟然滚出一个鸡蛋来。  捧起鸡蛋,少年才想起今天正好是他十四的生日。养父死了,竟然还记着孩子的生日,还记着给孩子鸡蛋。这个鸡蛋,竟然一直藏在养父的怀里,直到养父死了,才自动滚落出来。  捧着鸡蛋,少年,把自己哭昏了过去。  这一家需要做木匠活的财主,因为要出嫁小女儿而请木匠来家里做木匠活。在出嫁小女儿前,财主已经出嫁三个女儿了。财主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当地刻薄的财主,却一直认为自己是当地有钱的财主,然而,财主出嫁的前三个女儿,都被另外那些不如财主不如财主有钱的财主比下去了。就是说,别的不如财主不如财主有钱的财主出嫁女儿,嫁装都比这个自以为有钱的财主的多。  财主心里的气和恨,一天一天多起来,发誓出嫁小女儿,嫁装一定要办得多多的,多到全世界多。  财主有两个儿子,都是了不起的人物,一个是律法师,另一个是大商人,他们都支持财主的做法。  于是,财主请来了当地的木匠,即少年的养父中年男人,没想到,在路上,木匠冒着大雪赶来,结果,死了。  就在少年坐在养父的尸体跟前哭泣的时候,财主来到了少年身边,他知道少年已经被木匠训练成为一个合格的木匠,他要求少年立刻动工,为他做家具,因为他出嫁亲爱的小女儿的日期早就定好,不能因为木匠死了而更改。现在,木匠死了,他再找其他的别的任何一个木匠都来不及了,而少年,恰巧不也是一个木匠吗?  少年坐在地上,坐在他养父的尸体跟前,呆呆地听着财主的话,听了许久,似乎没有听懂,又似乎听懂了。  我阿爸死了。少年说。少年的脸上,泪水燃烧,悲伤是大海的火焰。少年虽然知道木匠不是他的亲生父亲,但是当着别人的面仍旧管木匠叫阿爸。少年心里,明白也相信,木匠对他的养育和教育之恩,木匠也配他叫他阿爸。  我阿爸刚死,你却要我给你做家具。少年说。少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不擦倒好,一擦,泪水反而更加汹涌了。  好吧。少年说。少年脸上汹涌的泪水,竟然,突然,就止住了。  如果神允许。少年说。  这样说着,少年从地上,从他养父的尸体跟前爬起身,站了起来。站起身的同时,他悄悄把鸡蛋又放回养父怀里的口袋。他要开始工作了。  少年先做了一块木板,把他养父的尸体放在了上面。  随即,少年就给财主做起了家具。  这天是少年十四岁的生日。  少年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泪水,同样,在少年的心里也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对财主的怨和恨。一投入工作,少年就全心全意工作。和他养父一样,少年虽然年龄小,但是已经是一个杰出的木匠了。  白天,少年为财主做工,黑夜,少年就躺在养父的尸体旁边睡觉,就像以往的任何一天一样,就像养父还活着一样。  就这样,过了一天又一天。  就这样,一个月过去了。  少年做完了财主要求的全部的工。少年做的柜子,箱子,桌子,椅子,床,等等家具,任何一个人看了都会赞不绝口。  财主看没有难倒少年,在给少年拿工钱的时候,眼珠一转,突然想起:木匠死了后,尸体一直躺着的木板是用他家的木材做的,而且,少年也是在他家占用他的时间做的,就提出要扣除工钱一半。  少年看着财主,没有说话,更没有伸手接财主递给他的扣除了一半的工钱。  少年来到了工棚里,他养父的尸体跟前。养父死了整整一个月了,尸体一直停放在工棚里。白天,少年在他旁边工作,黑夜,少年挨着他睡觉。少年收拾工具,同时,一边给养父说话,就像他还活着一样。  阿爸啊我们今天就回家了。  我们又可以吃到阿妈做的饭了。  财主跟在少年身后,听到少年这样的话,很是吃惊。他走到木匠的尸体跟前,看见木匠躺在木板上,和一个睡着了的人一样。财主不相信木匠没有死,一个人没有死,在寒冷的冬天,在一块木板上不分白天黑夜躺一个月,即使没有死,也早躺死了。财主吃惊不小,心里就害怕了。  财主赶紧回到屋里,拿齐了本应给少年的工钱,递给了少年。  少年接过财主的钱,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,拉着养父的尸体,以及大小两个工具箱子,就离开了财主家。  少年走在回家的路上。  那年的冬天还远远没有结束,不知不觉间,雪,又落下来了。  就这样,少年,终成长为天下所有穷人的基督。 共 300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
云南好的治癫痫病研究院
重度癫痫怎么治疗更好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家居风水 门店管理信息系统 技术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