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故事

斗地主江山文学网1

时间:2019-07-14 02:51:20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一九九一年夏天,我应邀到北京开笔会,会后我顺路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北方农村老家。我的老家是农村平原上一个巴掌大的村庄,叫李家庄。这次回来触景生情,真是满心的快乐和惊奇。不曾想到家的第三天,庄里的李二嘎子给布置了我一个任务。他听说我在外头是一个舞文弄墨的文化人,就软磨硬泡,非得让我给李家庄写一个像模像样的村史不可。我推辞不过,只好硬着头皮硬撑下来,除了当村长的李二嘎子跟我是小时候一块光屁股下河洗澡的玩伴外,还因为我对家乡有一种特殊的很难说清楚的情结。我很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,对辽河岸边这座小小的村庄进行一次记忆性的疏理。于是我就开始搜集材料动起笔来,写着写着就写到了李家庄三十年夏天发生的那惊心动魄的故事,就仿佛看到了当年斗地主的风风火火的狂热场景……  斗争会是在1971年夏天一个傍晚,是在生产队大院里隆重举行的。那场面真叫热烈,几乎全庄能走路的三百多号人都到场了,把个生产队大院弄得沸满盈天。当然开心的是半大孩子,他们水灵灵的好奇的眼睛,还没有见过斗争地主的热闹场面呢!不过他们可以想象得到,这对狗地主在革命群众震耳欲聋高呼的口号中,肯定吓得像块泥巴瘫倒在地,说不定还会吓得尿湿裤子呢!一想到狗地主吓破胆的熊样,孩子们就特别的兴奋特别的激动。  斗争会晚上七点准时开始,人们看到村部的屋檐下,挑了一盏明晃晃的大灯泡,生产队长王大山用手举着一个扩音喇叭,向喧闹的黑压压的人群很威风的吆喝着:大家伙静静一静,静一静,斗争地主吴守财李彩花的群众大会现在正式开始!说时迟那时快,王大山的话音刚落下,就见两个手持钢枪的男民兵,把这对狗地主从队部里威严的押了出来。乱糟糟的人群里顿时鸦雀无声,大家伙的眼睛齐刷刷的落在魂不附体、模样怪异的的吴守财和李彩花身上。看着这对狗地主的怪模怪样,大家伙终于忍俊不禁大笑起来。在明亮如昼的灯光下,人们看到这对狗地主各地戴着尖尖的纸糊的高帽,脖子上套着的一根绳子,将一双破布鞋滑稽的垂挂在胸前。生产队长王大山嘴巴冲着喇叭喊:不许笑严肃点!大家伙就立马不笑了。于是庄里的妇女主任黄桂花就站在前面,她夸张的用胳膊打着拍子,带领大家群情激昂的高唱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。刹时生产队大院里歌声震天,大家伙扯着嗓子引吭高歌,望着前面灯光下的这对狗地主,好象每一双眼睛都迸出了仇恨的火星。歌唱完了,大家伙开始跟着黄桂花振臂高呼:打倒吴守财!打倒李彩花!让阶级敌人永世不得翻身!毛主席万岁!万万岁!……接着大家伙见到两个威严强壮的男民兵,一把将吴守财李彩花推倒在地,然后把他们各自的一只大脚,坚定有力的踏在了狗地主的后背上!人群里又响起了一片声嘶力竭的狂呼乱叫!  然而这场斗争会进行的很不顺利,不顺利的原因是这对狗地主死不认罪!而且还反咬一口倒打一靶!妇女主任黄桂花从生产队长王大山手里接过喇叭,她拿声拿调地开始审问这对战战兢兢的狗地主了:吴守财你听着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!你老老实实的交待,昨天傍晚你提着菜刀,闯进生产队长王大山的家,杀他的儿子王二柱,你是不是想反攻倒算?吴守财嗫嚅着说:可我没杀成啊!王二柱他人已经跑了!黄桂花杏眼圆睁,问道:那你为什么想杀贫下中农的后代?吴守财眨巴眨巴着眼睛,他突然给一庄子的人跪下了,声泪俱下的辩解道:我女儿吴小翠死的好冤枉啊!她是被王二柱遭踏了才上吊寻死的!大家伙听到狗地主吴守财爆出了猛料,就开始窃窃私语议论纷纷。我那时候就挤在黑压压的人群的前面,不过当时年龄太小,不晓得男女之事。至于糟蹋和强奸是啥意思,就像丈二先生模不着个头脑。  只是长大了才知道,生产队长王大山的儿子王二柱,背地里死命的追求吴小翠,吴小翠死活不同意,她说两家门不当户不对。这吴小翠可是李家庄数一数二的俊俏姑娘,人水灵灵的就像春天里的一朵桃花,若不是父母是狗地主,估计提亲的会踏破她家的门槛。话说王二柱遭到吴小翠严辞拒绝后,就一直耿耿于怀怀恨在心,心想我一个根红苗正的贫下中农,找你做老婆是你高攀了,臭婆娘给你脸你还真的往脸上抓呀?于是一天中午趁着吴小翠背着粪箕子到高梁地打猪草的空当,欲火难消的王二柱尾随其后,并在高梁地里生生的强暴了她!当然这一切都是狗地主吴守财和她老婆李彩花的一面之词,并没有什么证据,因为当天夜里吴小翠不堪羞辱,就在自家的闺房里悬梁自尽了!由于这对狗地主悲痛欲绝,体力不支,生产队长王大山还破例派了五个强壮男劳动力,帮助吴家在村西的坟圈子里挖了坟坑,把吴小翠的棺材抬到坟地埋了。谁知当天晚上,气极败坏的吴守财挥舞着菜刀,冲进了生产队长王大山的家里,若不是王二柱脚底抹油溜得快,恐怕他就真的做了那刀下鬼了!  话说妇女主任黄桂花,她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泼辣女人,她平时怕见到有人在她眼前流泪。听吴守财这么一说,她也觉得吴小翠不明不白的寻死有点蹊跷。于是黄桂花说:狗地主吴守财,你说你女儿小翠被王二柱强暴过,这话可不能瞎说,要不你罪加一等,永世不得翻身!狗地主吴守财哆嗦哆嗦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满脸冤枉的翻了翻白眼:这事打死我也不敢乱说!黄桂花举着喇叭冲着黑压压的人高喊:王二柱你出来!王二柱你出来……喊了好几声王二柱也没能站出来,倒是王二柱的老娘从人群里站出来了!她插着腰唬着脸破口大骂:我儿子不在,到县城他二姨家串门去了!吴守财你这挨千刀的狗地主,你血口喷人你埋汰我们贫下中农,你不好好管教你家里的那个小妖精,到这里瞎掰掰算什么本事!黄桂花见王二柱不在场杳无对证,就觉得这事难办了,就一下子没辙了。她用求援的目光望着生产队长王大山,王大山见这斗争会没办法开下去了,再往下开大家伙会把矛头对准他。王大山抢过妇女主任黄桂花手里的喇叭,冲着人群喊散会散会……院子里的人们一边往外走一边七嘴八舌的,乱糟糟的就像一口滚沸炸开的油锅。  斗争会结束的第三天上午,不平静的李家庄又出事了。原来狗地主吴守财和他老婆李彩花,禁不住革命群众的羞辱和殴打,当天夜里竟然又双双在家里悬梁自尽了!生产队长王大山再一次发了善心,动员一群青壮男劳力,把这对狗地主装进了自家两口脱漆的旧柜里,然后抬到村西的坟圈子,和他们的宝贝女儿吴小翠葬在了一起。老吴家不到一个礼拜功夫就全家灭绝,这在村庄子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大家伙虽然晓得老吴家成分高,解放前一家人吃香的喝辣的,可是眼瞅着这一家转眼间败掉了,心里头都很不是滋味。我记得那年夏天走进老吴家空荡荡的院子里,总感到毛骨耸然、提心吊胆的,生怕那铁将军把门的两扇木门突然打开,从里面闯出三个凶神恶煞、口吐长舌的厉鬼来!  这年夏天李家庄的故事,就像羊屙粪似的没有个完。狗地主吴守财李彩花双双自绝于人命后,县公安局的一辆小车呼啸着开进了村西的坟地里,他们挖开吴小翠的墓穴,把她有些腐烂发臭的尸体用车拉走了。这下子庄里就更热闹了,特别是爱讲闲话的长舌头妇女,晚上丢下碗筷就围坐在村中的大槐树下,纷纷猜测县公安局为什么把吴小翠的尸体搬走。上过高中的妇女主任黄桂花一脸的自豪,她神秘地说:这还不简单吗?如果吴小翠那东西里有精斑,说明她生前确实被王二柱糟蹋过!一些没文化的妇女听不懂,一头雾水的问黄桂花啥叫精斑?黄桂花被问得怪不好意思的,她解释着说就像豆浆似的,就是说吴小翠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了!姐妹们听罢个个乐得前仰后合,笑疼了肚子乐弯了腰。笑够了疯够了,她们又向黄桂花提出了新的疑问:那是谁的胆子这么大往县公安局捅的呢?该不是狗地主吴守财吧?黄桂花脸红扑扑的,她说我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,我咋会知道呢?  过了不到十天,李家庄又出事了。大家伙没想到生产队长王大山家里,也办起了哭天抢地、悲悲切切的丧事。据说县公安局派人抓王二柱时,他已用刀捅了胸脯畏罪自杀了。这就是说确实是王二柱因为强暴害死了吴小翠!王大山跟老婆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说,上头还把王大山的队长职务给撸了!庄里人私下议论:这都是他们不争气的儿子作下的孽!是做爹娘的品行不端坦护自己的儿子!如果当初公事公办大义灭亲,吴守财一家就不会死绝户了。  流水帐似的村史终于结近了尾声。我忽然想到一个重量级的人物,那就是当年爱出风头、正直泼辣的妇女主任黄桂花,于是我专门赶到她家拜访了她。黄桂花不再是当年有小辣椒美称的黄桂花了,无情的岁月在她的身上刻下了醒目的烙印,她已经是六十开外人老珍黄牙齿几乎掉光的老太婆了。但黄大妈说话依旧嘎巴溜脆落地有声,她告诉我一个天大的秘密,她说当年给县公安局写匿名信的人就是她!她说只有这样做自己的良心才会得到一些安慰……望着满脸皱纹和慈祥的黄大妈,我的目光有几分钦佩又有几分复杂,就好象我们脆弱无知的人性,总会有苏醒和回归的那么一天……  但是吴守财死了,李彩花死了,那个一朵花般鲜亮水灵的吴小翠姐姐也死了。写完这部沉重村史的第二天,我站在已经更换了主人的当年老吴家空荡荡的院落里,我看着有些破败的房屋,又抬头看看镜子般澄澈的天空,不知为何我的心猛的颤抖了几下,就好象有一股裹裹挟着冰雹的大风,从我冷彻的记忆的旷野上吹过。尽管斗地主不再是我童年时代一部神往的童话,尽管往事如烟似梦,可是我回乡喜悦的心情却一扫而空。  当我准备踏上远方的列车时,我不安地在庄子里走来走去。我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还会不会回到熟悉而陌生的李家庄,我不知道这辽河平原上的小小村庄,还会发生怎样的爱恨情仇、扑朔迷离的人间事故…… 共 379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前列腺囊肿
昆明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家好
云南权威癫痫病医院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建材选购 微信小程序如何发布 技术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