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健康

风恋寻兰山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4 05:56:13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英格兰荒寂的原野上,半圆形的巨石阵矗立在夕阳下,高大的影子掠过脚旁摇晃的青草。草尖金绿,蝇虫舞动。青草底下,究竟埋藏了多少秘密,史前的阳光与如今的阳光有何不同?某些过去,终究还是要追究的。决定要去寻兰山,或者就是那一瞬。  -----寻兰山。    一  张青站在入山的检道口,干净得好像一个婴儿,没有记忆,没有过去,这样活着也挺好,可以是任何人,可以只是现在。如果不做探寻。通道口打出字幕:“00054365请前往检测中心。她是第54365位入境者。”信息圈里,有人去了金星海底,有人去了月球内部。还有的干脆参加星际探险,把自己抛进未知的宇宙。这些被注明关注,或许自己原来也属于他们中的一分子?在各种各样的炫耀中,极少有人秀爱情,如今爱情和后代一样稀缺。  人的生命变得漫长,世界太大了,有趣的事物太多,如果还有某人对谁一直念念不忘,这个某人就像戴着黄金首饰的女人一样,老土而可笑。五十多年前,人类俘获了一颗黄金星球,如今就连溜着的狗脖子上拴的也是黄金链条。当然,金贵的不是链条,而是那条作为自然生物的狗。  科技发展到现在,已经很少有纯粹的自然生物。转基因技术成熟到眼花缭乱的地步,只要你支付一定量的货币,向管理机构申请定制你能想象得出的某种动植物(除了人类本身),经过审批,科研,孵育培养即可发幼株于你——任何动植物,除了一种生物……兰。  兰的基因很奇怪,它拒绝任何DNA片断的植入,它只能自己突变,在一个牡丹可以随意开出各种颜色任意开放多久的世界里,一棵坚持固有的形态只开放一天的兰花在某些人眼里是何其珍贵!  寻兰山是管理机构特意划出的一个植物原生态保护区。大约5500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。从南极到北极,一段狭长的区域里,涵盖高山,丘林,平原,湖泊,海洋。在这个区域内拒绝一切转基因动植物生长。进入这个区域,必须彻底洁净,这意味放弃现代中生活的一切,回归原始社会。在保护区,一粒麦子只有0.5克左右,种一粒这样的麦子,防虫防鸟,除草浇水辛苦小半年才能收获十几粒同样大小的麦子。保护区以外的农业,富含淀粉的麦穗(如果还可以叫麦穗的话)是结在树上的,像原始的木瓜。什么颜色尽选,还分牛肉味,咖喱味,水果味,只有想不得到的,没有长不出的。每到竞选年,就会有人用保护区是否应该存在大做文章。很少有竞选人敢公开承认保护区其实没有什么卵用,除了用来怀古。这世上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会认为以前的东西就是比现在的好,发展有多迅速,就会有多强烈的怀古情节。不过也有相当一部分科学家认为:再怎么发展,本源还是不能丢的。基因的世界发展乱了,还可以自本源从头再来。  递交申请,考核,拿到入境通知,漫长的两周啊!张青脱得精光,把背包里的物品一一摊开,除了衣物,货币,纸制书籍,其余全被扣留。封袋贴编号,窗口递过来一个原始手表:手表不要弄丢了,以后出来凭表盘背后编码来领取私人物品。  走进巨大的玻璃罩,感觉自己突然掉进一个灰色矮小的世界。天空灰蒙蒙,天空底下的树木,老老实实绿着,灰尘满结,枝瘦叶小。树下杂乱生长着小花野草,一点没有规划布局,又小又矮,色彩单调。习惯了外面世界的瑰丽整洁,视线突然蹋陷,的确很不适应。  来这做什么呢?张青也不清楚,直觉指引她来这里,也许存在就意味着答案?摸摸衣裳内袋里的钱,心里说:钱花完了就出去,管它能遇见什么。    二  不仅草木灰扑扑,目光所到皆蒙尘,尤其是脚下的路。一双黑凉鞋跑了大半个地球只是添了些褶皱,那些褶皱也是黑色的。在这里才走了几步路,鞋子上已是浮尘满布,踢出去的每一脚都寒酸无比。  外面供人行走的道路虽然不一定修建在地面上,但道路延伸到哪里,类青草就种植到哪里。那种青草软茸茸,耐踩、耐旱、耐寒,长到十公分,脚底的厚度,就不再生长了。据说研发出那样的路面是供孩子在路上奔跑,跳跃,打闹的。可惜的是,人类社会已经近半个世纪没有婴孩了。  高耸过云的纤维罩伸入大气稀薄层,据说这样可以完全阻断借风传播的植物种子。外面世界云层的厚度与大小由天气机构控制,而蓝得发紫的天空是每天醒来的基础色。  也许是心理作用,张青觉得一踏进来,天空同自己一样,立马变得灰头土脸的。离土路不远处,有一条小河一直相随,河水似乎还比较清冽,终于可以减少一些懊恼。  再往里走,发现也有比外面亮丽的:到处都是鸟鸣!这些鸟鸣高一簇,低一丛,比点点滴滴的野花还繁盛。外面的世界也有鸟,不过那些鸟都是花巨额钞票,向鸟类管理部门购买的。人类居住的区域,植物被人类改造得只留下人类所需要的样式,果实皮厚,抗虫,硕大,色彩鲜艳,食籽的鸟儿不适应,食虫鸟也不适应,城市里极少能听到鸟儿鸣唱。前些年富人们流行出门挂个鸟笼,行到那里小鸟唱到那里,派头十足。有好事者发明了鸟唱机,只要戴上耳机即可听懂各种鸟语。听不懂鸟语,只觉得它啾啾叽叽在歌颂无比绚丽的新世界。一听懂,我去,是在骂娘呢!什么难听说什么,果然鸟嘴吐不出好话!也是,换谁整日关在笼里,吃着3d打印的类植物果实,心情都会极不爽。挂鸟出行,一时成为二逼的笑谈。  可是现在,真想有个鸟唱机,听听这里的鸟都在唱些什么。不过,即使听不懂,也能听出它们的快乐,这边唱一声那里和一句,斜拉着翅膀前后飞过,似乎有爱情。树林,草丛,再多灰尘都藏不住,一声鸣响就砸出一片欢喜。一同欢喜的,还有草丛里高高低低的虫鸣。这样听听走走,依稀看见前面树木掩映处彷佛有住家,奔过去,果然是一座小集市。只是,还有比灰败的树木更灰败的么?…这些房屋?据说童话在远古几乎都是真的,三只小猪中老二建的木屋子,大概就是如此样子吧?木头的粗细曲直没做处理,就这样从树上砍下来,粗糙剥了皮,便被订到了一起。缝隙大缝隙小,墙斜顶歪,似乎有些年头了,竟然还没有塌,有些神奇。极速网上的宣传词:崇尚自然,回归原始。享受一条河流的初。原来就是这个意思!  上午十点,街上还没什么人行走动。望来望去,家房屋前坐着一个人,他坐在屋前的木条上,蔫头耷脑,比身后的房屋还灰败。走过去,他抬起头,眯缝着眼睛,看着张青短裙下面的大长腿,大腿瘦小腿鼓,没穿袜子,肤色黝黑,那双鞋一看就知道惯常走路的。张青也看他,看他身后空瘪瘪的大包,那包得多脏啊!横一块印记竖一块印记,叠叠印印得十几层吧?他的牛仔裤相比之下干净多了,可也不干净到那里去,膝盖上还划开一道口子,露出里面的白颜色。  张青停下脚:“喂!”男子吓一跳:“喊我?”“不喊你喊谁?除了你还有其他人么?”张青混迹江湖,总结出一点,对男人一定要强硬,男人不敢欺负。遇见女人一定要软和,女人才不嫉恨。果然,男人面色踯躅起来:“喊我干嘛?”“这是?”张青抬头下巴指指他身后的二层小楼。“旅店。”“你住这里?”男子点头:“一直住着。”张青仔细看了看他:“旅店店主比较好说话吧?”男子点头:“嗯,是的。”“贵么?”张青盯着他的破裤子,他的腿往回缩了缩。“不贵。”男子声音低了。张青不好意思了,男子的声音很好听,像柔软的珠子,有弹性不冰手。这样的人,脾气应该很好,裤子上的破洞让他觉着窘迫,肯定不是什么艺术行为。又穷又好脾气的人能一直住着,万一自己没钱了,店主应该也不会把行李直接扔街上吧?不由朝他笑笑,店友,是要客气相待。张青正要抬脚进店,店里一女子大吼:“闻氏!你死在外面干嘛?什么时候了?还不去摘菜,中午怎么开火?”张青的脚倏地收回来,坐在木头上的闻氏朝她做鬼脸笑,嘴唇上竖手指,用口型说:“莫怕,她不是店主。”张青头摇得像拨浪鼓,宁和男人打架,莫与女人争吵。这店里有只母老虎,是断断住不得的。    三  闻氏见张青仍旧惊吓,张大嘴做着口型:“别怕。”然后仰头回答:“我在等杨木,和他说好一起去。”楼上传来女子捶门叫喊:“杨木起床!你房租都欠了一个月!别以为你和老板是发小,我就不敢扔你行李!起来上山去!”张青狠狠剜闻氏一眼,扭头朝前面走去,你个店托,就想把我忽悠进去,和你们一起挨骂做苦力。张青前脚走,后脚就从歪着的店门内走出一女子,红色发亮的头发,漂亮地打着卷,披拂在肩头。她怒气未散看闻氏一眼:“那女的是谁?”闻氏咪眼笑:“别那么凶么,一个富妹。本来要住店的,被你吓跑了。”红发女子看张青背影:“富妹?就她那双鞋?”闻氏呵呵笑:“鞋不是关键,要看她的腿啊!又直又长!”红发女子回身嗔怒:“你就会看腿,看走你的眼,你看看你交的那些狐朋狗友!哪一个是有钱的!”闻氏笑:“玉凤,你的腿也又直又长,你可不穷啊还很能干,把店铺打理得这么好。”这话说得女子转怒为喜:“你到底还是有良心。”两人正说着话,楼上正厅处探出一位女子:“大太阳底下,说话不怕晒啊。”闻氏抬头:“还不是等那只懒虫子!夜里不睡白天不起!杨木!快点!松菇都要缩回土里了!”  从楼上滴骨滴骨下来一双圆头小鞋,那鞋小巧得彷佛只有巴掌大,下来的人也是小巧玲珑的,站在玉凤旁边,比玉凤小两个码。闻氏的神情没有那么滑头了:“你也起来了?”冰冰笑:“都快中午了。你们俩在街上互夸生意好?现在店里只有两位住客,还一直不缴房租,这样下去到月底还是亏。”细咪咪的眉眼,即使说着埋怨的话,也是笑着说。玉凤狐疑:“冰冰,你帐算完了?中午晚上那么多吃饭的人?难道还亏?”  冰冰拿嘴努闻氏:“问他喂,我说除了钞票其余一概不收。他倒好,朋友一打哈哈,什么都可以抵饭钱,什么陶罐,诗歌,不知道的草种树枝,瞅着陌生些,都往店里搬。和杨木两个人,看什么都是宝。”玉凤跺脚:“我在后面炒菜烧汤,这些都不知道!冰冰你太惯他了。”说罢,掉头朝向二楼,深吸一口气。闻氏抢在她前面朝楼上吼:“杨木!你再不下来我就上去晒你的短裤了!”楼上轰隆隆滚下一男子:“吼啥呀,这不下来了。满大街都在听你们说生意不好,有事不能在店里说?”圆脸胖手的杨木不等红发女子发飙,拉起闻氏就走。  且说张青一路走一路瞧,这小小两里铺夜生丰富?都上午十点了,街两旁铺门紧闭,虽然木墙木门钉得不齐整,可是没有破败的感觉,门槛窗棂圆润光滑,一看就是常踩常擦的。夜欢的人要到几点才醒呢?正想着,身旁一家店的木门吱呀打开了。胶卷片里常有这样的镜头:两扇木门自阴暗处缓缓打开,一位着绿衣水衫的女子,低头捏袖从庭院深处行来,晒热木门的阳光照见她,她抬头嫣然一笑,一座城池从此沦陷了。这当然是很文艺的说法,真实情况是,张青心里咯噔一下:这女子貌似比我还漂亮!不由朝她微微笑:“姐姐,可以住店么?”  开门的女子笑得嘴角上挑弧度正好15度,据说这是女子学校的标准笑容。有资格有财力进入女子学校学习的女子寥寥无几,看不出这小店铺很藏龙卧虎。张青鞋上的灰尘又重了一层,顷刻觉得自己面皮有些干干的:“在这里住一晚多少钱?”那女子是个多玲珑的人啊,她过来拉张青的胳膊:“小妹是来……寻兰?淘古?做研究?”张青脸红了,摇头:“我只是随便看看。”女子笑:“我就说么,小妹这么年轻怎么看也不像老学究。”这话说得张青羞愧起来:“我也不小了,住这店多少钱一晚?”女子挽着张青往里走:“外面日头太晒,我们到店里说话。”    四  绿衣水衫的女子将张青拥进店,朝里面喊一声:“小轩!出来迎客啊!”张青着慌:“不不不,我只是随便走走。”水杉女子笑:“放心,这么多店我家是的,你觉得住着不好,可以换的,一天20元,包伙食,你觉得如何?”张青心落回肚中。比极速网报价便宜多了去,照这种预算她可以住20天也不止,便四处张望点头:“那,就先住一天吧,我四处看看。”叫轩的女子红衣似火,短对襟长飘裙,头发高梳,在顶上挽了一个乌亮的发髻,发髻上别着粗簪,粗簮也是红色,吊坠是一枚红色的水滴石,一路行来,在耳旁晃动。她说话语速很快:“你,新来的?”张青觉着自己口袋的钱有些厚实了,鞋面上的灰在屋内也许不明显:“是,我来这里转转,带我去看看房间。”水杉女子:“轩,你带她去,我去看看胡子的店门开没。”轩:“你去,这里有我。把你的号牌登记一下,咱们上楼。”张青诧异:“号牌?”轩耳边的水滴石摇晃:“对啊,这里又没瞳孔识别仪,可是身份还是要确认的,呶,就是这个,给我照一下。她指张青的手表。”张青要脱下手表,轩阻止:“连手照。”拉起张青的手捋直手指,操起柜台上一小手柄对着胳膊按了下,一道红光从小臂扫到手指。张青惊奇:“不是不允许有电子产品么?” 共 54282 字 12 页 首页1234...12下一页尾页

慢性附睾炎的症状
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好
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研究院好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装修施工 微信小程序制作 技术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